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的士應用程式在歐美市場面對重重困難

照片:各地常有反對的士應用程式的示威行動。
各地常有反對的士應用程式的示威行動。

近年,全球很多地方推出了一款應用程式,讓民眾通過智能電話預訂的士服務或支付車資,締造了不少商機,特別是亞洲。雖然這些應用程式在多個城市大受歡迎,特別是香港、上海、新加坡及孟買,但也惹來越來越多反對聲音,不少歐洲及北美城市都面對同樣情況。

這些不滿是源於舊有的應用程式表現未如理想,而新推出的應用程式則令人難以分辨無牌出租車及持牌的士。

對新應用程式的不滿近日成為熱門話題,其中Uber是主要受到針對的應用程式。Uber在美國十分成功,在國際上亦受到廣泛應用。

驟眼看來,Uber與其他互相競爭的應用程式分別不大,都能提供「召喚」服務,讓用家找到最就近的出租車,並作出召喚及查看其行縱。重要的是,車資是由Uber根據行程距離和行車時間釐定,並非預先設定。

在意大利第二大城市米蘭,持牌的士司機近日因不滿的士應用程式發動罷駛,抗議Uber影響的士司機生計。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亦禁止使用Uber,而德國及加拿大法院也在審議相關的禁制令。此外,三藩市和巴黎亦發生示威,若干示威更演變為暴力衝突。倫敦的黑色的士司機亦揚言,若當局未有採取行動禁止Uber,將於6月在市內發動罷駛,阻塞市內交通。

的士司機最感不滿的,是Uber毋須支付額外成本,如高昂的營業許可證或計程表,得以享有不公平的經濟優勢,因而取得成功。倫敦的士司機協會(London Taxi Drivers Association)形容Uber是「一隻肆無忌憚破壞法紀並只顧謀求利潤的怪物」。

當然,Uber不會同意上述說法。該公司表示,他們只是利用嶄新科技,為顧客提供方便,但的士業一直未能或不願提供這種方便。Uber行政總裁Travis Kalanick說,多年來,的士業的發展停滯不前,只有引入新科技才可以有所突破。抗議活動都是由的士公司發起,他們根本不想行業出現競爭,只顧墨守成規。

雖然Uber一些經營手法引起關注,但毫無疑問,該公司的確大受顧客歡迎。近期,該公司於假期或公共運輸系統罷工等需求高峰時期大幅提高車資,引來各方批評,令公司形象受損。不過,Kalanick不以為然,表示顧客需要一點時間接受新的服務模式,而的士的固定車資模式或需70年時間來調整。

乘客安全越來越受重視。與Uber的出租車司機不同,持牌的士公司司機必須通過嚴格的駕駛考試,並接受詳細的背景調查,之後才可取得執照接載乘客。由於Uber並非正式的士公司,毋須受到相同的規則監管,所以,招聘司機的過程較為簡單。

近日有關乘客特別是女乘客受Uber司機騷擾的報道,引起了民眾對乘客安全的關注。Who’s Driving You是一項美國公共服務計劃,從事監察Uber等公司的工作。該計劃發言人Dave Sutton表示,共乘服務危險處處,在保險保障方面有空隙,而第三方司機背景調查也十分疏漏。

雖然Uber未有公開已登記司機及乘客的數目,但其迅速冒起卻是不爭的事實。現時,逾30個國家的100多個城市都可使用Uber,而該公司的市值達35億美元(折合約271億港元)。不過,時至今日,Uber與監管機構及的士業的持續爭拗確實窒礙了其增長勢頭。因此,Uber主要在未有持牌的士服務的地方才取得理想的成績。

除了Uber之外,其他一些的士應用程式則盡量與現有的士營運商合作,但亦面對不少問題。例如,倫敦的乘客「配對」應用程式Hailo亦受到眾多司機反對。

照片:Hailo及Uber應用程式備受批評。
Hailo及Uber應用程式備受批評。

現時,Hailo在歐洲、北美及亞洲等16個城市提供服務,聲稱已有超過30,000名司機登記,接載服務次數超過300萬。該公司自譽為倫敦的士業的好友,是「黑色的士應用程式」。不過,一些人已對其大失所望。

Richard Cudlip是倫敦一名黑色的士司機,早前也曾在Hailo登記。他歡迎新科技,並參與了一個類似項目,通過社交網站(Twitter)經營。不過,他對Hailo的不滿日增,最終刪除了Hailo應用程式。

Cudlip表示,Hailo沒有為他帶來更多生意。Hailo只能於早上在郊區提供數名乘客,在這段時間他並不介意向Hailo繳付10%所收車資。不過,在市區,使用Hailo沒有多少好處,因為在街上很容易找到乘客,這時他便把Hailo關掉。只是在深夜生意淡薄時他才會開啟Hailo。

他估計,Hailo只提供了10%的生意額,並說不少黑色的士司機也面對同樣情況。他稱,Hailo高估了的士業對轉變的需求。在倫敦市區,的士經營效率很高,根本毋須新科技協助。Hailo只在市中心以外地區及深夜時分才能發揮明顯作用。

照片:的士司機關閉Hailo應用程式。
的士司機關閉Hailo應用程式。

此外,Cudlip批評Hailo收費的方式。他說:「Hailo的收費由司機支付,乘客毋須繳付額外費用。因此,司機只在真正需要招攬生意時才會使用Hailo。他們真是打錯算盤。」

由於不少的士司機刪除或關閉了Hailo應用程式,乘客較難召喚的士,因此紛紛放棄使用Hailo服務。一名忿怒的乘客在社交網站上留言:「今早,在倫敦市中心根本沒有Hailo的士」。另一名乘客則認為Hailo是最為差勁的應用程式,並指在街上召喚的士更為容易。

面對上述情況,Hailo不再只與持牌的士合作,並開拓私人出租車市場。該公司表示,別無他法,只有作多元化發展。該公司主席Ron Zeghibe表示:「我們沒有理由退縮。當Hailo開始營運時,的士與私人出租車服務之間是單打獨鬥。現在情況已非這樣簡單。這是艱難時刻,需要作出艱難決定。換言之,我們必須做正確的事,並非作出受歡迎的措舉。」

不過,Hailo或許為自己製造了更多問題。Hailo向小型出租車招手,已令持牌的士司機日漸疏遠。至今,持牌的士仍是Hailo的業務基石,當越來越多的士司機與Cudlip一樣關閉這個應用程式,Hailo的業務前景難以樂觀。

在的士應用程式業,無論新舊業者都可從上述事件獲取有用經驗。雖然顧及乘客利益可以在短期內取得成功,但若不能令司機及監管機構滿意,始終會窒礙長遠發展。北京、上海及內地其他一線和二線城市的經營者也可以從中借鑒。

特約記者 Robert Rea 倫敦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