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歐洲選舉:結果應對貿易有利

早在英國於2016年6月公投決定脫歐之前,疑歐主義崛起已在歐盟引起擔憂。不過,最近反歐盟的民族主義運動倡導者在荷蘭和法國的選舉中接連落敗,加上在即將舉行的德國選舉中親歐盟陣營料可獲勝,多少顯示這種民粹主義逆流正走向末路。這種發展趨勢可使歐盟爭取到更多時間,得以推行具前瞻性的改革,應有助推動香港與歐盟貿易增長。

歐洲選舉為何與香港貿易商息息相關

歐洲多國選民擔心經濟前景暗淡和收入差距擴大,並且不滿2008年債務危機引發的緊縮政策,以及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蜂擁而來令移民人數大增,因此排外的民粹主義政客在近期歐洲多次選舉中取得重大成果。這一進展令歐洲建制力量大為震驚。歐盟早已要處理與其第二大經濟體英國複雜不已的分手過程,現在更須面對荷蘭和法國等核心成員國可能出現民粹主義、反全球化政府的問題。最近在荷蘭和法國的選舉中,親歐盟的主流政黨終能繼續當權,令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有不少人可鬆一口氣。

雖然這些選舉結果被視為民粹主義逆流出現轉向所致,但這股狂潮是否已告減弱卻不能保證。法國新任總統馬克龍提出的《買歐洲貨法案》(Buy European Act),旨在限制非歐盟公司取得歐盟的政府採購合同,並繼續呼籲採取更強有力的貿易防衛措施,保護歐盟各國對抗不公平貿易行為,此舉可能在歐盟引發新一輪對保護主義政策的支持。意大利債務問題嚴重,存在深層的疑歐情緒,在預定明年5月20日之前舉行的選舉中,這種情緒將如何轉化為對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支持力量,實在難以逆料。

今年秋天,德國選民將會投票,不僅能決定默克爾(爭取第四度出任總理)的政治命運,而實際上也可左右歐盟的未來。德國是歐盟人口最多、工業實力最強的成員國,擁有重大影響力。許多人希望默克爾輕易勝選,令不同成員國的親歐盟政府得以建立聯盟,繼而使歐盟走向政治穩定和經濟繁榮的新時代。

如果歐盟各國能為政治和經濟改革制訂「共同路線圖」[1],令歐盟重整旗鼓,率先開發多個可望塑造未來的行業,並成為自由貿易和包容性發展堅定的支持者,那麼貿易前景將會更為樂觀。最近,公共政策領域的討論焦點已從在歐盟建立無形的圍牆轉向如何掌控利用全球化趨勢,而把封閉的民族主義經濟立場當作令歐洲再次偉大的「神奇」力量這一信念則逐漸失去人心。

對香港出口商來說,上述形勢肯定是好消息。這樣一來,不僅經濟環境將可改善,歐盟還會成為一個更開放自由的貿易體,需求應可保持強勁。不過,香港與歐盟之間的貿易增長與另一項因素更為息息相關,就是香港能否為歐盟企業提供公平競爭的環境,通過貿易便利化、創新科技轉讓,以及促進多邊合作,以便獲取全球化的成果,並確保當中利益公平分配。

歐洲選舉中的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在2004年歐洲議會選舉中達到頂峰,當時歐盟各地的民粹主義政黨獲得11%的選票。雖然這個比例在2009年選舉中有所下降,但在2014年進行的上一次選舉中,民粹主義的支持度再見兩位數。這種情況尤為重要,因為根據《單一歐洲法案》、《歐洲聯盟條約》(《馬城條約》)、《阿姆斯特丹條約》和《里斯本條約》,歐洲議會自1980年代後期就獲得一系列立法權。

圖:歐洲議會選舉結果
圖:歐洲議會選舉結果

2016年6月23日,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民粹主義聲勢達到頂峰。投票結果在歐盟各地引起反響,可是並非全都對民粹主義者有利。例如,在3天後的西班牙選舉中,反緊縮的民粹主義政黨「我們能」(Podemos)與西班牙共產黨合組的聯盟「我們能聯盟」(Unidos Podemos),表現比預期差得多,失去超過100萬票,在眾議院或參議院都取不到更多議席。

然而,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在其他地方激起廣泛多樣的民粹主義言論,從疑歐主義及反建制,到越來越多的反對全球化、緊縮和移民的運動。這是今年歐洲多次選舉的特點,其中包括3月的荷蘭選舉,4月至6月的法國總統選舉及國會選舉,以及6月8日英國倉卒舉行的大選。預料這些民粹主義言論也會影響2017年9月的德國選舉,以及預定2018年5月舉行的意大利選舉。

表:主要民粹主意政黨
表:主要民粹主意政黨

英國脫歐公投後,荷蘭於2017年3月舉行歐盟6個創始成員國中的首次大選,引起廣泛關注,被視為歐洲各地民粹主義情緒的指標之一。結果,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的反移民、反歐盟的自由黨成為荷蘭國會第二大黨,議席從2012年上次選舉的15席增至20席,依然是該國的強大政治力量。儘管如此,該黨的得票率遠遠落後於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自由民主人民黨(VVD),讓歐盟略感寬慰,原來要扭轉民粹主義狂潮並不如許多人所料那樣困難。

荷蘭大選共有創紀錄的28個政黨參加,這種政治日益分化的現象也在法國總統選舉中呈現出來。左翼和右翼主流政黨無不受挫,2017年5月最後一輪投票,是領導新政治運動的獨立中間派馬克龍與極右的民族主義者勒龐對決,這種爭奪前所未有。

雖然馬克龍輕易勝出,打破了法國中間偏左與中間偏右政府輪流掌權的政治傳統,但他的成功,以及其後6月份其政黨在國會選舉中獲得絕對多數票,進一步減輕人們對歐洲民粹主義崛起的憂慮。

這些結果也為歐盟爭取到時間,得以討論及推行目標明確的改革,以彌補歐盟主流政黨與民粹主義選民之間的鴻溝。不過,應該指出的是,馬克龍提出的「買歐洲貨法案」顯然是為了呼應民粹主義者的保護主義訴求。

兩個月後,默克爾能否四度出任德國總理就會揭盅,這次選舉對歐盟的未來至關重要。她的政黨最近在地方選舉接連獲勝,包括3月份在薩爾蘭州(Saarland),5月份在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North Rhine Westphalia)和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州(Schleswig-Holstein)等選舉,而且最新民調結果亦顯示她會取得成功。預料最大的民粹主義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可獲足夠票數,取得國會議席。但是,目前該黨在民調中的支持率較低,只有約8%,歐盟支持者至少現時可較安心。

預定2018年5月20日之前舉行的意大利選舉面臨的挑戰更大。在最近多次民調中,主要的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和北方聯盟合共獲得超過40%的選民支持。如果他們在實際投票時真的取得如此佳績,對歐盟和歐元就會有很大的衝擊。意大利是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出現深層的疑歐情緒,原因之一在於布魯塞爾推動該國實施緊縮政策,以應付節節上升的政府債務。意大利的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比率在歐盟僅次於希臘。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北方聯盟呼籲該國富裕的北部地區爭取獨立,恢復使用意大利里拉,不僅會使意大利經濟陷入困境,更可能出現歐元債務危機捲土重來的風險。

更有甚者,意大利建議改革選舉制度,引入與德國類似的比例代表制,勢必令問題更趨嚴重。此舉可能使政局更不穩定,或會為五星運動鋪平道路,使其贏得足夠議席,自行執政,或與北方聯盟等其他民粹主義政黨組成執政聯盟。這樣一來,這些政黨就更易修改意大利憲法,並就該國是否繼續留在歐盟舉行公投。

上述不明朗因素縈繞不散,加上英國首相文翠珊未能在2017年6月的大選中領導保守黨取得大多數議席,以致脫歐談判波折重重,因此未來幾年歐洲政治和歐盟經濟將繼續蒙上陰影。然而,親歐盟陣營在荷蘭和法國選舉中成功經受考驗,也許即將舉行的德國選舉也是如此,應可激發歐盟支持者對前景更感樂觀,不用再擔心疑歐主義擴散,並開始重建對歐洲一體化的信心。他們可以更好地利用全球化發展來解決收入不均等問題,並採納更具前瞻性的貿易法例,為歐盟在全球價值鏈中取得應有的地位。


 [1] 2017年5月,法國新任總統馬克龍與德國總理會晤後提出這個概念。「路線圖」的主題是為歐盟的未來創造更有利投資的機制。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