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欧洲选举:结果应对贸易有利

早在英国于2016年6月公投决定脱欧之前,疑欧主义崛起已在欧盟引起担忧。不过,最近反欧盟的民族主义运动倡导者在荷兰和法国的选举中接连落败,加上在即将举行的德国选举中亲欧盟阵营料可获胜,多少显示这种民粹主义逆流正走向末路。这种发展趋势可使欧盟争取到更多时间,得以推行具前瞻性的改革,应有助推动香港与欧盟贸易增长。

欧洲选举为何与香港贸易商息息相关

欧洲多国选民担心经济前景暗淡和收入差距扩大,并且不满2008年债务危机引发的紧缩政策,以及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蜂拥而来令移民人数大增,因此排外的民粹主义政客在近期欧洲多次选举中取得重大成果。这一进展令欧洲建制力量大为震惊。欧盟早已要处理与其第二大经济体英国复杂不已的分手过程,现在更须面对荷兰和法国等核心成员国可能出现民粹主义、反全球化政府的问题。最近在荷兰和法国的选举中,亲欧盟的主流政党终能继续当权,令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有不少人可松一口气。

虽然这些选举结果被视为民粹主义逆流出现转向所致,但这股狂潮是否已告减弱却不能保证。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提出的《买欧洲货法案》(Buy European Act),旨在限制非欧盟公司取得欧盟的政府采购合同,并继续呼吁采取更强有力的贸易防卫措施,保护欧盟各国对抗不公平贸易行为,此举可能在欧盟引发新一轮对保护主义政策的支持。意大利债务问题严重,存在深层的疑欧情绪,在预定明年5月20日之前举行的选举中,这种情绪将如何转化为对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支持力量,实在难以逆料。

今年秋天,德国选民将会投票,不仅能决定默克尔(争取第四度出任总理)的政治命运,而实际上也可左右欧盟的未来。德国是欧盟人口最多、工业实力最强的成员国,拥有重大影响力。许多人希望默克尔轻易胜选,令不同成员国的亲欧盟政府得以建立联盟,继而使欧盟走向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新时代。

如果欧盟各国能为政治和经济改革制订「共同路线图」[1],令欧盟重整旗鼓,率先开发多个可望塑造未来的行业,并成为自由贸易和包容性发展坚定的支持者,那么贸易前景将会更为乐观。最近,公共政策领域的讨论焦点已从在欧盟建立无形的围墙转向如何掌控利用全球化趋势,而把封闭的民族主义经济立场当作令欧洲再次伟大的「神奇」力量这一信念则逐渐失去人心。

对香港出口商来说,上述形势肯定是好消息。这样一来,不仅经济环境将可改善,欧盟还会成为一个更开放自由的贸易体,需求应可保持强劲。不过,香港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增长与另一项因素更为息息相关,就是香港能否为欧盟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通过贸易便利化、创新科技转让,以及促进多边合作,以便获取全球化的成果,并确保当中利益公平分配。

欧洲选举中的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在200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达到顶峰,当时欧盟各地的民粹主义政党获得11%的选票。虽然这个比例在2009年选举中有所下降,但在2014年进行的上一次选举中,民粹主义的支持度再见两位数。这种情况尤为重要,因为根据《单一欧洲法案》、《欧洲联盟条约》(《马城条约》)、《阿姆斯特丹条约》和《里斯本条约》,欧洲议会自1980年代后期就获得一系列立法权。

图:欧洲议会选举结果
图:欧洲议会选举结果

2016年6月23日,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民粹主义声势达到顶峰。投票结果在欧盟各地引起反响,可是并非全都对民粹主义者有利。例如,在3天后的西班牙选举中,反紧缩的民粹主义政党「我们能」(Podemos)与西班牙共产党合组的联盟「我们能联盟」(Unidos Podemos),表现比预期差得多,失去超过100万票,在众议院或参议院都取不到更多议席。

然而,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在其他地方激起广泛多样的民粹主义言论,从疑欧主义及反建制,到越来越多的反对全球化、紧缩和移民的运动。这是今年欧洲多次选举的特点,其中包括3月的荷兰选举,4月至6月的法国总统选举及国会选举,以及6月8日英国仓卒举行的大选。预料这些民粹主义言论也会影响2017年9月的德国选举,以及预定2018年5月举行的意大利选举。

表:主要民粹主意政党
表:主要民粹主意政党

英国脱欧公投后,荷兰于2017年3月举行欧盟6个创始成员国中的首次大选,引起广泛关注,被视为欧洲各地民粹主义情绪的指标之一。结果,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反移民、反欧盟的自由党成为荷兰国会第二大党,议席从2012年上次选举的15席增至20席,依然是该国的强大政治力量。尽管如此,该党的得票率远远落后于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自由民主人民党(VVD),让欧盟略感宽慰,原来要扭转民粹主义狂潮并不如许多人所料那样困难。

荷兰大选共有创纪录的28个政党参加,这种政治日益分化的现象也在法国总统选举中呈现出来。左翼和右翼主流政党无不受挫,2017年5月最后一轮投票,是领导新政治运动的独立中间派马克龙与极右的民族主义者勒庞对决,这种争夺前所未有。

虽然马克龙轻易胜出,打破了法国中间偏左与中间偏右政府轮流掌权的政治传统,但他的成功,以及其后6月份其政党在国会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票,进一步减轻人们对欧洲民粹主义崛起的忧虑。

这些结果也为欧盟争取到时间,得以讨论及推行目标明确的改革,以弥补欧盟主流政党与民粹主义选民之间的鸿沟。不过,应该指出的是,马克龙提出的「买欧洲货法案」显然是为了呼应民粹主义者的保护主义诉求。

两个月后,默克尔能否四度出任德国总理就会揭盅,这次选举对欧盟的未来至关重要。她的政党最近在地方选举接连获胜,包括3月份在萨尔兰州(Saarland),5月份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North Rhine Westphalia)和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Schleswig-Holstein)等选举,而且最新民调结果亦显示她会取得成功。预料最大的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可获足够票数,取得国会议席。但是,目前该党在民调中的支持率较低,只有约8%,欧盟支持者至少现时可较安心。

预定2018年5月20日之前举行的意大利选举面临的挑战更大。在最近多次民调中,主要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合共获得超过40%的选民支持。如果他们在实际投票时真的取得如此佳绩,对欧盟和欧元就会有很大的冲击。意大利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出现深层的疑欧情绪,原因之一在于布鲁塞尔推动该国实施紧缩政策,以应付节节上升的政府债务。意大利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在欧盟仅次于希腊。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北方联盟呼吁该国富裕的北部地区争取独立,恢复使用意大利里拉,不仅会使意大利经济陷入困境,更可能出现欧元债务危机卷土重来的风险。

更有甚者,意大利建议改革选举制度,引入与德国类似的比例代表制,势必令问题更趋严重。此举可能使政局更不稳定,或会为五星运动铺平道路,使其赢得足够议席,自行执政,或与北方联盟等其他民粹主义政党组成执政联盟。这样一来,这些政党就更易修改意大利宪法,并就该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举行公投。

上述不明朗因素萦绕不散,加上英国首相文翠珊未能在2017年6月的大选中领导保守党取得大多数议席,以致脱欧谈判波折重重,因此未来几年欧洲政治和欧盟经济将继续蒙上阴影。然而,亲欧盟阵营在荷兰和法国选举中成功经受考验,也许即将举行的德国选举也是如此,应可激发欧盟支持者对前景更感乐观,不用再担心疑欧主义扩散,并开始重建对欧洲一体化的信心。他们可以更好地利用全球化发展来解决收入不均等问题,并采纳更具前瞻性的贸易法例,为欧盟在全球价值链中取得应有的地位。


 [1] 2017年5月,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会晤后提出这个概念。「路线图」的主题是为欧盟的未来创造更有利投资的机制。

资料提供 图片:陈永健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