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美國稅制改革:對港美貿易投資的潛在影響

2017年12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法案,推行30多年來美國最大規模的稅制改革。人們普遍認為,新頒布的《2017年減稅與就業法》是特朗普首次取得的重大立法勝利。由於稅改的關係,未來10年,約80%美國家庭的稅負將會減低。另外,新法例生效後,大多數美國公司將享受較低的稅後資本成本。不過,也有人批評稅改會令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擴大,預計在未來10年預算期內,目前已達20萬億美元的國債將增添一筆1.5萬億美元(11.7萬億港元)的赤字。

不過,稅制改革料可推動經濟增長,對美國政府財政的負面影響多少會有所抵銷。美國國會稅務聯合委員會表示,對工資徵收的實際邊際稅率降低,有助增加勞動力供應;稅後資本成本下降,也能提高商業投資的稅後回報率,繼而促進投資。儘管多項個人減稅條款在預算期結束時已經失效或逐步取消,但是這兩項因素料可刺激美國GDP每年平均增長0.7%。

稅改法案的另一特點是涉及由美國國外和國內企業控制的跨國實體,他們從所擁有或控制至少10%股權最少1年的附屬公司獲得來自外國的收益。法案對這些跨國實體的稅務作出重大修改,讓他們毋須為這些收益繳交美國稅款,此舉實際上就是把美國企業稅制從全球徵稅制(經常導致雙重徵稅)轉變為屬地徵稅制。

新稅法還設立一次性而且稅率超低的匯回稅,使美國企業更易將符合條件的海外收益和資產匯回國內。相關收益可在8年內以延後遞增方式入賬,而日後所有符合條件的收益都可以留在海外,或者免稅匯回美國。

美國稅制改革將如何影響香港與美國之間的貿易和投資,有待美國國稅局從2018年2月底或3月開始發布相關的新規例,才可作出較全面的評估。不過,永久大幅降低公司稅、實施屬地徵稅制,以及匯回外國收益及資產的稅率偏低等,均可促使美國公司將現有和日後的收益及/或資產從海外帶回國內投資。

稅改措施也可鼓勵一些外國公司將總部遷往美國,以享受更優惠的稅制,或會減少美國在亞洲(包括香港和中國內地)及其他地區的整體投資。香港和中國內地等海外稅務管轄區也可能面對壓力,需要提供更優惠的稅務條件,以挽留並吸引美國和跨國公司投資。

美國稅制改革帶來的重大改變

《2017年減稅與就業法》對個人所得稅作出重大改變,包括:在7個稅階中,大部分的實際邊際稅率有所調低;標準扣除額倍增;取消因未有購買符合《可負擔醫療法》要求的合格醫療保險而須繳納的罰款;增加子女稅收抵免的覆蓋範圍和最高金額。新法例也改變個人就其商業收入繳稅的方式,獨資、合夥、S類公司[1]和有限責任公司(LLCs)等合資格的稅賦轉嫁企業(pass-through businesses)[2],其首筆31.5萬美元共同收入可扣除20%。

2017年《減稅與就業法》主要條款

條款
個人稅率
7個稅階:10%、15%、25%、28%、33%、35%和39.6%
7個稅階:10%、12%、22%、24%、32%、35%和37%
標準扣除額
單身:6,350美元
已婚:12,700美元
單身:12,000美元
已婚:24,000美元
子女稅收抵免
每名子女1,000美元抵免
2,000美元抵免,非子女受供養人士為500美元
「稅賦轉嫁」稅務待遇
「稅賦轉嫁」收入按個人所得稅率徵稅
符合條件的「稅賦轉嫁」收入可扣除20%;服務業超過31.5萬美元不適用
《病人保護及可負擔醫療法》(又稱奧巴馬醫保)稅項
3.8%的淨投資所得稅;個人強制醫保罰款;0.9%的醫療保險工資稅
廢除個人強制醫保罰款
企業稅率
聯邦企業稅率35%
稅率永久性並即時降至21%
費用化(Expensing)
經多年扣除商業開支的規則十分複雜
新設備可5年費用化;第五年後逐步淘汰
國際稅務規則
向企業全球利潤徵稅,稅款可以延遲繳納,並減去在其他地方繳納的稅項
實施屬地徵稅制;新增反稅基侵蝕稅
匯回稅

現金及流動資產15.5%;實物資產8%
資料來源:傳統基金會

 

企業方面,美國公司所得稅率從35%永久大幅下降到21%,使其在全球企業稅率中由接近最高降至較低一端。新法例還將100%獎勵折舊(bonus depreciation)的適用範圍擴大,並延長到2022年底,允許企業在2026年底逐步淘汰舊設備之前,即時將多種財產的費用撇賬。

如上所述,美國國內企業也可以從國外附屬公司獲取收益,毋須就所得收入繳納美國稅款,實際上使美國的企業稅制從全球徵稅轉為屬地徵稅。美國企業還可通過繳納一次性且稅率超低的匯回稅,將符合條件的海外收益帶回國內,現金和其他流動資產的稅率為15.5%,而非現金資產則是8%。相關收益可以延後遞增方式入賬,由第一年至第五年各佔8%,第六年為15%,第七年20%,第八年25%。

這項條款只適用於來自外國公司的收益,而美國企業實體在該外國公司至少持有10%投票股權,為期最少1年;此外,也允許日後所有符合條件的收益留在海外或免稅匯回美國。這項措施旨在限制美國企業稅基所受的侵蝕,不僅會減少美國企業將利潤歸入低稅國家而將成本歸入美國的誘因,對美國的投資流向也會有深遠影響。據估計,在2016年,羅素1000指數(Russell 1000 Index)[3] 公司留存海外的收益達2.6萬億美元,相當於當年美國GDP的14%。

除利用較低稅率,鼓勵美國公司匯回利潤或將其利潤留在境內,新稅法還軟硬兼施,阻止他們將利潤留存海外。首先,法案規定,將全球無形資產低稅收入(Global Intangible Low-Tax Income,簡稱GILTI)納入美國公司的應課稅收入。GILTI主要涉及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產生的「超額」離岸回報。應課稅的「超額」收入是指高於無形資產收入標準10%回報率的金額。美國公司股東(只有C類公司[4])可以享受GILTI相關稅項50%的扣除。這樣GILTI的實際稅率就是10.5%(為新公司稅率21%的一半),到2025年後才上升到13.125%。

在GILTI之外就是新設的軟措施,即境外無形資產收入(foreign-derived intangible income,簡稱FDII)。FDII是類似「專利盒」(patent box)的稅務優惠,美國納稅人可根據留存在美國的無形資產就海外收益作出扣除。換言之,即使收益仍然留在海外,沒有被美國徵稅,也會促使他們將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留在美國。美國公司可就FDII享受37.5%的扣除,即這些收益的實際稅率從21%降低到13.125%。這項稅率將持續到2025年,然後提高到15.625%。與GILTI扣除一樣,FDII僅適用於美國的C類公司。

除上述條款外,新法例還設立新稅種,稱為全球最低稅或稅基侵蝕與反濫用稅(base erosion anti-abuse tax,簡稱BEAT)。這項最低稅只適用於在新法例生效前3年每年總收益超過5億美元的大型美國公司,而且只適用於「稅基侵蝕率」達3%的公司,這個百分比按當年可扣除的外國相關付款除以可扣除總額計算。對超過3%門檻的公司,其應付的BEAT是其沒有與外國有關扣除的應課稅收入總額的10%,與包括該等扣除的應課稅收入總額的21%之差額。BEAT本質上是對外判業務徵收的替代最低稅,以防止輸入美國的知識產權或服務被過度「轉移境外」(offshoring)。

對港美貿易投資的潛在影響

預料在未來10年,儘管多項個人減稅條款在接近10年預算期結束時將會到期,但是美國家庭大多都會獲得不同程度的減稅,因此新法例對美國消費至少會有短期的刺激作用。由於消費開支佔美國GDP達70%,而且美國又是香港第二大出口市場,佔本港出口總額約9%,所以美國稅制改革對香港的出口應有實質的推動作用。

然而,美國企業稅率調低、匯回國外收益的稅率較低以及反濫用條款等,均會鼓勵美國公司將目前及日後的收益留在美國。由於避免或推遲繳納美國稅款的誘因減少,因此美國公司在香港等低稅地區設立機構的意欲也可能下降。

美國公司也可從GILTI和FDII產生的好處中受益。他們可以通過將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轉移境內來減少其稅務負擔風險,同時將有形資產轉移境外,例如在香港經營海外實體店業務。

GILTI和FDII的實施造成誘因,促使美國公司將無形資產轉回或留在國內,而不是置於低稅地區。有人擔心美國資產轉移境外的主要推動力將從知識產權轉向製造活動。來自國外的收益豁免徵稅,加上GILTI與收益基礎掛鈎,或會驅使企業轉移或增加在海外的製造業務,同時將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留在美國,從而節省稅賦。

採用屬地稅制,即使是現時的修訂版本,也使美國的稅制與其他發達國家較為一致。這將使美國在商業和投資方面更具競爭力,鼓勵外國公司將其總部遷往美國,以利用更優惠的稅制,因此可能減少美國在亞洲(包括香港和中國內地)的整體投資。這種情況或會改變國際商業決策,並迫使香港等稅務管轄區降低稅率,進一步優化稅制,以保持在美國企業眼中的競爭力。

由於新稅法並非從公民為本的所得稅制轉變為居住地為本的稅制,因此對國外收入免稅不會擴大到個別納稅人,這就使美國成為一個不論居住地一律對所有公民徵收個人所得稅的國家,而這類國家在全球為數不多。因此,在美國境外生活和工作的870萬名美國人中[5],大多數人的收入將繼續要繳納美國稅款。

由於香港與美國沒有簽署全面避免雙重徵稅協定,美國公民未能享有優惠的匯回稅率(即美國企業實體持有外國公司10%具投票權股份至少1年,其現金或流動資產的稅率為15.5%,非流動資產為8%),加上根據美國的新稅法,個人所得稅稅率也會調低,這些因素可能令美國公民未必考慮前來香港發展事業,難免使香港公司更難招聘並挽留美國專業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的稅制改革法案流傳之初,許多人已經擔心,法案可能違反世貿組織規則或雙邊稅收協定。例如,FDII可能違反世貿組織有關差別徵稅和出口補貼的規則,GILTI則可能與國際公認的稅務標準牴觸,因為後者只是根據美國公司的持股量,便把美國的稅務權力擴展到國外公司在外國的收益,這是前所未有的舉措。

新稅法最終對外國或美國公司有何影響,有待國稅局於2018年2月底或3月開始發布相關的新規例,透露更多細節時才會清楚。不過,隨著更多稅務專家深入分析新法例,便可能會發現更多潛在的漏洞和問題,例如可能違反世貿組織規則或全面避免雙重徵稅協定等雙邊稅務協定。該法例可能須作出新修訂,不過通過此類修訂的可能性甚低,因為任何修訂均要得到參議院60票的支持。換言之,新稅制無論有何利弊,大有可能在未來多年都會存在。

今後美國稅務法例的最新發展將在香港貿發局《美國商貿法規》詳細報道。

 


[1]S類公司須提交聯邦表格1120-S號,將大部分收入或虧損項目轉嫁予負責在個人報稅表申報有關資料的股東。

[2]稅賦轉嫁企業是指企業收入不是以企業名義而是在個人所有者層面徵稅的商業結構。

[3]羅素1000指數代表市值高的公司,通常佔美國所有上市股票總市值約90%。

[4]C類公司:當其股東就從該公司收取的股息或其他分配按個人所得稅率繳稅時,須提交聯邦表格1120號。

[5]資料來源:美國海外居民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s Resident Overseas)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