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英國2017年大選:對脫歐及國際貿易的影響

文翠珊(Theresa May)雖能保住首相之位,但保守黨在英國國會卻失去多數黨地位,那麼大選結果對脫歐談判和英國對國際貿易的立場會產生甚麼影響?

照片: 英國首相目前舉步維艱,脫歐談判將會如何?(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英國首相目前舉步維艱,脫歐談判將會如何?
照片: 英國首相目前舉步維艱,脫歐談判將會如何?(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英國首相目前舉步維艱,脫歐談判將會如何?

英國大選後,文翠珊續任首相,但其保守黨卻失去在國會的多數黨地位,現在她指望與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結盟,借助其為數不多的國會議員支持,以組織新政府。現時大選的影響尚未塵埃落定,她領導的政府在國會議席、信譽和威望等方面皆極為匱乏,在這情況下,文翠珊現時必須應對英國面臨的最緊迫問題,即就英國退出歐盟事宜進行談判。

文翠珊曾揚言,若能增加在國會的多數議席,將可加強她在談判時的實力,但實際大選結果卻事與願違,令她未能取得多數黨地位,那麼她現時面對的一大難題,是其談判立場會在多大程度上遭到削弱。起碼在理論上來說,分別可能不大。

在英國大選前,歐洲議會首席脫歐協調員伏思達(Guy Verhofstadt)已駁斥文翠珊在國內的支持度對談判會有影響的觀點。他說:「這個理論不值一提。對在布魯塞爾的談判人員來說,這點無關重要。」

然而,實際上,現時歐盟其他成員國清楚明白文翠珊的地位岌岌可危。英國不少評論家表示,她可能在年底前便會離任首相,不可能有能力迫使歐盟談判代表讓步,或者對其選民提出不受歡迎的脫歐條件。

在大選前,文翠珊對脫歐的立場非常清晰。當時,她的意向是英國退出歐洲單一市場和歐盟的關稅同盟,並取消歐洲法院對涉及英國問題的管轄權。最重要及最公開的是,她將致力終止歐盟公民在英國生活及工作的權利。總而言之,這就是「硬脫歐」立場的基本元素。

然而,這個立場能否堅持下去相當令人懷疑。在出乎意料的大選結果出來後,英國重量級右翼報紙《泰晤士報》(The Times)的副政治編輯Sam Coates表示,現時許多保守黨議員公開質疑該黨對「硬脫歐」的承諾。他表示:「文翠珊目前應決定如何回應多名內閣部長的要求,軟化其脫歐的立場。他們想要一個比她原本計劃更寬鬆的移民制度,以及重新考慮是否脫離關稅同盟,並對歐洲法院的管轄權採取更靈活的做法。」

脫歐談判初期相信會重點商談三大問題:居住在英國的歐盟公民與居住在歐洲的英國公民的權利、愛爾蘭與英國之間的邊界狀態(開放邊界是北愛爾蘭和平協議的基礎之一),以及結算現時英國對歐盟的財務承擔(通稱脫歐「離婚費」)。

第一個問題對文翠珊可能影響不大。至少在原則上,雙方很快會保證在國外的歐盟與英國公民的權利。然而,其他兩項問題的討論可能是日後談判走向的早期指標。現時愛爾蘭邊界的棘手難題變得更複雜化,因為文翠珊要爭取民主統一黨的支持,而該黨有實際及經濟理由須致力維持邊界開放。

劍橋大學歐盟法律教授Catharine Barnard認為,這種情況使得英國實際上不可能脫離歐盟關稅同盟。她解釋:「如果英國脫離關稅同盟,北愛爾蘭與南面愛爾蘭的邊界就得變成硬邊界。換言之,所有從南面進入北愛爾蘭的貨物均要接受海關檢查。

照片; 文翠珊在大選失利,其談判實力是否被削弱?(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文翠珊在大選失利,其談判實力是否被削弱?
照片; 文翠珊在大選失利,其談判實力是否被削弱?(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文翠珊在大選失利,其談判實力是否被削弱?

「這樣問題就會很複雜。愛爾蘭南北之間有300個過境點,所有過境點均要監管。這將花費大量金錢,並重現二三十年前的問題,無可避免將引起南北關係緊張。因此,即使脫離單一市場,英國也有可能留在關稅同盟。」

脫歐的離婚賬單有多大也是一大問題。目前雙方立場迥異。歐盟首席談判代表米歇爾巴尼耶(Michel Barnier)開出的數字是英國須支付約1,000億歐元(約1,120億美元)。英國政府卻表示絕對不是這個數。然而,普遍認為,雙方能否達成妥協可能是未來貿易談判的關鍵。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政治編輯George Parker認為,英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不願多談,真相欲蓋彌彰。他在大選前就指出說:「英國政府的脫歐白皮書(英國政府為退出歐盟所擬定的一套建議)在某些領域很具體,但其他方面卻避而不談,特別是對英國日後向歐盟付款的問題更諱莫如深,由此可見端倪。雖然文翠珊已排除會支付巨額款項的可能性,但黨內不少疑歐派議員私下表示,他們願意為取得市場准入付款。」

對這種妥協做法,英國右翼媒體絕不會受落。文翠珊現時勢弱,若相關的政治風暴曠日持久,她能否安然渡過也是問題。

即使可以達成妥協,但當談判轉向貿易及過渡安排時,文翠珊希望得到哪些回報呢?她能夠向英國選民以及黨內反對派推銷甚麼呢?

英國的優先考慮基本上在3方面:盡可能維持英國商品及服務自由進入歐洲市場,保障英國金融業可在歐盟各地自由經營的權利(即「牌照通行權」(passporting rights)),並撤銷歐盟公民在英國居住及工作的權利。

然而,這些目標互不相容。例如,商品及服務准入問題,最佳辦法是留在單一市場。然而,歐盟堅持,這種情況只有保證遷徙自由才能發生。英方顯然要作出取捨。

由於英國許多地區對移民普遍反感,不可能作出讓步,對遷徙自由實施更大靈活性。Parker 說:「儘管較寬鬆的移民機制有助達成妥協,但此舉將完全違反文翠珊以邊界管制換取經濟利益的願望。」

市場准入問題同樣不可能有所妥協,因為不會有一方得益。歐洲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是一家智庫機構,總部設於布魯塞爾,中心總監Fredrik Erixon就此問題說:「與英國訂立自由貿易協定當然符合西班牙及意大利的利益,因為兩國對英國均有貿易盈餘。對德國來說,此事亦容易處理。汽車、化學品和機械等均是德國重要的出口行業,一旦歐盟對英國貨品徵收關稅,而英國又作出相應行動,這些行業都將面臨風險。

「同樣,法國農民和葡萄酒商也不希望英國對芝士和紅酒徵稅,而且法國政府對英國的核能和運輸市場亦甚有興趣。對荷蘭來說,不徵收關稅對他們希望繼續成為英國海運貿易樞紐之一也很重要。」

按照這個邏輯推論,就是英國留在歐盟的關稅同盟,但卻處於單一市場之外,這與歐盟跟土耳其的安排一樣。此舉可保障英國與歐盟的現有貿易安排,同時允許英國限制遷徙自由。不過,英國需要作出的重大取捨就是在某些事宜上接受歐洲法院的管轄權,而英國與歐盟以外地區洽談新貿易協定的能力也嚴格受限。

然而,歐盟若要同意這種安排,幾乎肯定要英國付出一定代價。歐盟與英國達成的任何協議,首先都要保護歐盟的完整,阻止其他成員仿效英國。因此,可能引起麻煩之處,應是金融牌照通行權。

長期以來,法國與德國均希望遏制倫敦金融城在歐洲金融服務市場的主導地位。值得注意的是,此舉是有先例,土耳其與歐盟的關稅同盟安排就將金融服務業排除在外。

英國會怎麼樣?當然,失去牌照通行權會對倫敦造成重大打擊,並可能對英國整體經濟造成嚴重後果。可是,英國公眾對國內金融業的支持,仍處於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歷史最低點。英國若要推銷任何以保障貿易為目標的協議,即使會對移民和腦滿腸肥的銀行家不利,但相信選民仍會接受。

因此,雙方妥協協議的基礎元素可能包括:一個土耳其式的安排,加上實施新的英國工作許可證制度,既限制來自歐盟的移民,但又使歐盟公民較其他地區的移民有所優待,以及一個「軟著陸」的過渡安排,讓英國有足夠時間盡可能無痛地脫離單一市場。

此類協議的影響將相當深遠。倫敦金融城可能損失數以十億英鎊計的業務予其他金融中心。這些業務可能轉移到歐洲其他主要金融中心,特別是法蘭克福及巴黎,但美國和亞洲也可從中大大受益。另外,英國也可能把金融業務的重點從歐洲轉向其他金融市場,新加坡及香港亦會受惠。

至於會對英國經濟有何影響,與歐盟達成的關稅同盟協議可使英國繼續與其現時最大的貿易夥伴保持大部分關係。不過,對於死硬的脫歐支持者來說,這種情況將與其願望相反,他們大多支持與快速增長的新興經濟體及前大英帝國屬土商談自由貿易協定,尤以印度為然。

照片:伺機出任首相:工黨領袖郝爾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Ink Drop)
伺機出任首相:工黨領袖郝爾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
照片:伺機出任首相:工黨領袖郝爾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Ink Drop)
伺機出任首相:工黨領袖郝爾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

不過,由於實際原因,即使各方取態積極,這些自由貿易協定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談妥。英國與歐盟擬定新的貿易安排涉及多層次、多行業的談判。這些談判不會很快完成,並會佔用英國全部貿易談判力量相當時間。過去40年,英國毋須自行談判貿易協定,因此老練的貿易談判人才為數甚少。

所以,至少在可見將來,英國經濟應會繼續以歐洲為重,而其實力多少也會略為轉差。貿易安排在短期內難免受干擾,加上前景不明朗,對企業已產生影響。

具體來說,像匯豐銀行等公司威脅會遷離英國,轉到邊界將縮小的歐盟,勢將導致就業職位減少,應課稅收入下降。同時,金融牌照通行權一旦終止,造成的經濟損失幾乎不可能修復。

英國一旦衰落,對進口的需求也會減少,將對全球商界產生不利影響,特別是香港等一些與英國有密切歷史和金融聯繫的地區。

當然,還可能出現更糟的情況,即根本未能達成協議。歐盟與英國談判不可能順利進行,而文翠珊的弱勢又使這一前景出現的可能性增大。歐盟各成員國不大可能對一位任期可能有限的英國首相作出讓步,而文翠珊亦不易壓倒國內的批評。

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英國企業只能指望世界貿易組織的條款保障。歐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研究總監John Springford估計,關稅因此會提高,貿易壁壘亦會擴大,令英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減少1,600億英鎊,對全球經濟將產生明顯的連鎖效應。

照片:2017年大選結果令英國經濟前景不明朗。(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2017年大選結果令英國經濟前景不明朗。
照片:2017年大選結果令英國經濟前景不明朗。(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2017年大選結果令英國經濟前景不明朗。

然而矛盾的是,雖然文翠珊大選一敗塗地可能使談判變得更困難,但也會減低「沒有協議」出現的可能性。她曾表明,已作好準備,若所須作出的妥協令她不滿,寧願不要協議,無功而回。這種態度似乎不受英國選民歡迎,也是她在大選中失利的原因之一。

因此,許多選民轉投工黨一票。工黨是文翠珊政府的左翼對手,不接受與歐盟未能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並暗示為保障就業可以作出讓步。英國選民在上次投票時支持脫歐,使全球商界遭到重大一擊,這次多少作出一些補救。

特約記者 Robert Rea 倫敦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