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英国2017年大选:对脱欧及国际贸易的影响

文翠珊(Theresa May)虽能保住首相之位,但保守党在英国国会却失去多数党地位,那么大选结果对脱欧谈判和英国对国际贸易的立场会产生什么影响?

照片: 英国首相目前举步维艰,脱欧谈判将会如何?(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英国首相目前举步维艰,脱欧谈判将会如何?
照片: 英国首相目前举步维艰,脱欧谈判将会如何?(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英国首相目前举步维艰,脱欧谈判将会如何?

英国大选后,文翠珊续任首相,但其保守党却失去在国会的多数党地位,现在她指望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结盟,借助其为数不多的国会议员支持,以组织新政府。现时大选的影响尚未尘埃落定,她领导的政府在国会议席、信誉和威望等方面皆极为匮乏,在这情况下,文翠珊现时必须应对英国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即就英国退出欧盟事宜进行谈判。

文翠珊曾扬言,若能增加在国会的多数议席,将可加强她在谈判时的实力,但实际大选结果却事与愿违,令她未能取得多数党地位,那么她现时面对的一大难题,是其谈判立场会在多大程度上遭到削弱。起码在理论上来说,分别可能不大。

在英国大选前,欧洲议会首席脱欧协调员伏思达(Guy Verhofstadt)已驳斥文翠珊在国内的支持度对谈判会有影响的观点。他说:「这个理论不值一提。对在布鲁塞尔的谈判人员来说,这点无关重要。」

然而,实际上,现时欧盟其他成员国清楚明白文翠珊的地位岌岌可危。英国不少评论家表示,她可能在年底前便会离任首相,不可能有能力迫使欧盟谈判代表让步,或者对其选民提出不受欢迎的脱欧条件。

在大选前,文翠珊对脱欧的立场非常清晰。当时,她的意向是英国退出欧洲单一市场和欧盟的关税同盟,并取消欧洲法院对涉及英国问题的管辖权。最重要及最公开的是,她将致力终止欧盟公民在英国生活及工作的权利。总而言之,这就是「硬脱欧」立场的基本元素。

然而,这个立场能否坚持下去相当令人怀疑。在出乎意料的大选结果出来后,英国重量级右翼报纸《泰晤士报》(The Times)的副政治编辑Sam Coates表示,现时许多保守党议员公开质疑该党对「硬脱欧」的承诺。他表示:「文翠珊目前应决定如何回应多名内阁部长的要求,软化其脱欧的立场。他们想要一个比她原本计划更宽松的移民制度,以及重新考虑是否脱离关税同盟,并对欧洲法院的管辖权采取更灵活的做法。」

脱欧谈判初期相信会重点商谈三大问题:居住在英国的欧盟公民与居住在欧洲的英国公民的权利、爱尔兰与英国之间的边界状态(开放边界是北爱尔兰和平协议的基础之一),以及结算现时英国对欧盟的财务承担(通称脱欧「离婚费」)。

第一个问题对文翠珊可能影响不大。至少在原则上,双方很快会保证在国外的欧盟与英国公民的权利。然而,其他两项问题的讨论可能是日后谈判走向的早期指标。现时爱尔兰边界的棘手难题变得更复杂化,因为文翠珊要争取民主统一党的支持,而该党有实际及经济理由须致力维持边界开放。

剑桥大学欧盟法律教授Catharine Barnard认为,这种情况使得英国实际上不可能脱离欧盟关税同盟。她解释:「如果英国脱离关税同盟,北爱尔兰与南面爱尔兰的边界就得变成硬边界。换言之,所有从南面进入北爱尔兰的货物均要接受海关检查。

照片; 文翠珊在大选失利,其谈判实力是否被削弱?(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文翠珊在大选失利,其谈判实力是否被削弱?
照片; 文翠珊在大选失利,其谈判实力是否被削弱?(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文翠珊在大选失利,其谈判实力是否被削弱?

「这样问题就会很复杂。爱尔兰南北之间有300个过境点,所有过境点均要监管。这将花费大量金钱,并重现二三十年前的问题,无可避免将引起南北关系紧张。因此,即使脱离单一市场,英国也有可能留在关税同盟。」

脱欧的离婚账单有多大也是一大问题。目前双方立场迥异。欧盟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开出的数字是英国须支付约1,000亿欧元(约1,120亿美元)。英国政府却表示绝对不是这个数。然而,普遍认为,双方能否达成妥协可能是未来贸易谈判的关键。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政治编辑George Parker认为,英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不愿多谈,真相欲盖弥彰。他在大选前就指出说:「英国政府的脱欧白皮书(英国政府为退出欧盟所拟定的一套建议)在某些领域很具体,但其他方面却避而不谈,特别是对英国日后向欧盟付款的问题更讳莫如深,由此可见端倪。虽然文翠珊已排除会支付巨额款项的可能性,但党内不少疑欧派议员私下表示,他们愿意为取得市场准入付款。」

对这种妥协做法,英国右翼媒体绝不会受落。文翠珊现时势弱,若相关的政治风暴旷日持久,她能否安然渡过也是问题。

即使可以达成妥协,但当谈判转向贸易及过渡安排时,文翠珊希望得到哪些回报呢?她能够向英国选民以及党内反对派推销什么呢?

英国的优先考虑基本上在3方面:尽可能维持英国商品及服务自由进入欧洲市场,保障英国金融业可在欧盟各地自由经营的权利(即「牌照通行权」(passporting rights)),并撤销欧盟公民在英国居住及工作的权利。

然而,这些目标互不相容。例如,商品及服务准入问题,最佳办法是留在单一市场。然而,欧盟坚持,这种情况只有保证迁徙自由才能发生。英方显然要作出取舍。

由于英国许多地区对移民普遍反感,不可能作出让步,对迁徙自由实施更大灵活性。Parker 说:「尽管较宽松的移民机制有助达成妥协,但此举将完全违反文翠珊以边界管制换取经济利益的愿望。」

市场准入问题同样不可能有所妥协,因为不会有一方得益。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是一家智库机构,总部设于布鲁塞尔,中心总监Fredrik Erixon就此问题说:「与英国订立自由贸易协定当然符合西班牙及意大利的利益,因为两国对英国均有贸易盈余。对德国来说,此事亦容易处理。汽车、化学品和机械等均是德国重要的出口行业,一旦欧盟对英国货品征收关税,而英国又作出相应行动,这些行业都将面临风险。

「同样,法国农民和葡萄酒商也不希望英国对芝士和红酒征税,而且法国政府对英国的核能和运输市场亦甚有兴趣。对荷兰来说,不征收关税对他们希望继续成为英国海运贸易枢纽之一也很重要。」

按照这个逻辑推论,就是英国留在欧盟的关税同盟,但却处于单一市场之外,这与欧盟跟土耳其的安排一样。此举可保障英国与欧盟的现有贸易安排,同时允许英国限制迁徙自由。不过,英国需要作出的重大取舍就是在某些事宜上接受欧洲法院的管辖权,而英国与欧盟以外地区洽谈新贸易协定的能力也严格受限。

然而,欧盟若要同意这种安排,几乎肯定要英国付出一定代价。欧盟与英国达成的任何协议,首先都要保护欧盟的完整,阻止其他成员仿效英国。因此,可能引起麻烦之处,应是金融牌照通行权。

长期以来,法国与德国均希望遏制伦敦金融城在欧洲金融服务市场的主导地位。值得注意的是,此举是有先例,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税同盟安排就将金融服务业排除在外。

英国会怎么样?当然,失去牌照通行权会对伦敦造成重大打击,并可能对英国整体经济造成严重后果。可是,英国公众对国内金融业的支持,仍处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历史最低点。英国若要推销任何以保障贸易为目标的协议,即使会对移民和脑满肠肥的银行家不利,但相信选民仍会接受。

因此,双方妥协协议的基础元素可能包括:一个土耳其式的安排,加上实施新的英国工作许可证制度,既限制来自欧盟的移民,但又使欧盟公民较其他地区的移民有所优待,以及一个「软著陆」的过渡安排,让英国有足够时间尽可能无痛地脱离单一市场。

此类协议的影响将相当深远。伦敦金融城可能损失数以十亿英镑计的业务予其他金融中心。这些业务可能转移到欧洲其他主要金融中心,特别是法兰克福及巴黎,但美国和亚洲也可从中大大受益。另外,英国也可能把金融业务的重点从欧洲转向其他金融市场,新加坡及香港亦会受惠。

至于会对英国经济有何影响,与欧盟达成的关税同盟协议可使英国继续与其现时最大的贸易伙伴保持大部分关系。不过,对于死硬的脱欧支持者来说,这种情况将与其愿望相反,他们大多支持与快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及前大英帝国属土商谈自由贸易协定,尤以印度为然。

照片:伺机出任首相:工党领袖郝尔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Ink Drop)
伺机出任首相:工党领袖郝尔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
照片:伺机出任首相:工党领袖郝尔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Ink Drop)
伺机出任首相:工党领袖郝尔彬(Jeremy Corbyn)仍有希望取代文翠珊。

不过,由于实际原因,即使各方取态积极,这些自由贸易协定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谈妥。英国与欧盟拟定新的贸易安排涉及多层次、多行业的谈判。这些谈判不会很快完成,并会占用英国全部贸易谈判力量相当时间。过去40年,英国毋须自行谈判贸易协定,因此老练的贸易谈判人才为数甚少。

所以,至少在可见将来,英国经济应会继续以欧洲为重,而其实力多少也会略为转差。贸易安排在短期内难免受干扰,加上前景不明朗,对企业已产生影响。

具体来说,像汇丰银行等公司威胁会迁离英国,转到边界将缩小的欧盟,势将导致就业职位减少,应课税收入下降。同时,金融牌照通行权一旦终止,造成的经济损失几乎不可能修复。

英国一旦衰落,对进口的需求也会减少,将对全球商界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是香港等一些与英国有密切历史和金融联系的地区。

当然,还可能出现更糟的情况,即根本未能达成协议。欧盟与英国谈判不可能顺利进行,而文翠珊的弱势又使这一前景出现的可能性增大。欧盟各成员国不大可能对一位任期可能有限的英国首相作出让步,而文翠珊亦不易压倒国内的批评。

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英国企业只能指望世界贸易组织的条款保障。欧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研究总监John Springford估计,关税因此会提高,贸易壁垒亦会扩大,令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1,600亿英镑,对全球经济将产生明显的连锁效应。

照片:2017年大选结果令英国经济前景不明朗。(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2017年大选结果令英国经济前景不明朗。
照片:2017年大选结果令英国经济前景不明朗。(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chrisdorney)
2017年大选结果令英国经济前景不明朗。

然而矛盾的是,虽然文翠珊大选一败涂地可能使谈判变得更困难,但也会减低「没有协议」出现的可能性。她曾表明,已作好准备,若所须作出的妥协令她不满,宁愿不要协议,无功而回。这种态度似乎不受英国选民欢迎,也是她在大选中失利的原因之一。

因此,许多选民转投工党一票。工党是文翠珊政府的左翼对手,不接受与欧盟未能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并暗示为保障就业可以作出让步。英国选民在上次投票时支持脱欧,使全球商界遭到重大一击,这次多少作出一些补救。

特约记者 Robert Rea 伦敦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