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的士应用程式在欧美市场面对重重困难

照片:各地常有反对的士应用程式的示威行动。
各地常有反对的士应用程式的示威行动。

近年,全球很多地方推出了一款应用程式,让民众通过智能电话预订的士服务或支付车资,缔造了不少商机,特别是亚洲。虽然这些应用程式在多个城市大受欢迎,特别是香港、上海、新加坡及孟买,但也惹来越来越多反对声音,不少欧洲及北美城市都面对同样情况。

这些不满是源于旧有的应用程式表现未如理想,而新推出的应用程式则令人难以分辨无牌出租车及持牌的士。

对新应用程式的不满近日成为热门话题,其中Uber是主要受到针对的应用程式。Uber在美国十分成功,在国际上亦受到广泛应用。

骤眼看来,Uber与其他互相竞争的应用程式分别不大,都能提供「召唤」服务,让用家找到最就近的出租车,并作出召唤及查看其行纵。重要的是,车资是由Uber根据行程距离和行车时间厘定,并非预先设定。

在意大利第二大城市米兰,持牌的士司机近日因不满的士应用程式发动罢驶,抗议Uber影响的士司机生计。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亦禁止使用Uber,而德国及加拿大法院也在审议相关的禁制令。此外,三藩市和巴黎亦发生示威,若干示威更演变为暴力冲突。伦敦的黑色的士司机亦扬言,若当局未有采取行动禁止Uber,将于6月在市内发动罢驶,阻塞市内交通。

的士司机最感不满的,是Uber毋须支付额外成本,如高昂的营业许可证或计程表,得以享有不公平的经济优势,因而取得成功。伦敦的士司机协会(London Taxi Drivers Association)形容Uber是「一只肆无忌惮破坏法纪并只顾谋求利润的怪物」。

当然,Uber不会同意上述说法。该公司表示,他们只是利用崭新科技,为顾客提供方便,但的士业一直未能或不愿提供这种方便。Uber行政总裁Travis Kalanick说,多年来,的士业的发展停滞不前,只有引入新科技才可以有所突破。抗议活动都是由的士公司发起,他们根本不想行业出现竞争,只顾墨守成规。

虽然Uber一些经营手法引起关注,但毫无疑问,该公司的确大受顾客欢迎。近期,该公司于假期或公共运输系统罢工等需求高峰时期大幅提高车资,引来各方批评,令公司形象受损。不过,Kalanick不以为然,表示顾客需要一点时间接受新的服务模式,而的士的固定车资模式或需70年时间来调整。

乘客安全越来越受重视。与Uber的出租车司机不同,持牌的士公司司机必须通过严格的驾驶考试,并接受详细的背景调查,之后才可取得执照接载乘客。由于Uber并非正式的士公司,毋须受到相同的规则监管,所以,招聘司机的过程较为简单。

近日有关乘客特别是女乘客受Uber司机骚扰的报道,引起了民众对乘客安全的关注。Who’s Driving You是一项美国公共服务计划,从事监察Uber等公司的工作。该计划发言人Dave Sutton表示,共乘服务危险处处,在保险保障方面有空隙,而第三方司机背景调查也十分疏漏。

虽然Uber未有公开已登记司机及乘客的数目,但其迅速冒起却是不争的事实。现时,逾30个国家的100多个城市都可使用Uber,而该公司的市值达35亿美元(折合约271亿港元)。不过,时至今日,Uber与监管机构及的士业的持续争拗确实窒碍了其增长势头。因此,Uber主要在未有持牌的士服务的地方才取得理想的成绩。

除了Uber之外,其他一些的士应用程式则尽量与现有的士营运商合作,但亦面对不少问题。例如,伦敦的乘客「配对」应用程式Hailo亦受到众多司机反对。

照片:Hailo及Uber应用程式备受批评。
Hailo及Uber应用程式备受批评。

现时,Hailo在欧洲、北美及亚洲等16个城市提供服务,声称已有超过30,000名司机登记,接载服务次数超过300万。该公司自誉为伦敦的士业的好友,是「黑色的士应用程式」。不过,一些人已对其大失所望。

Richard Cudlip是伦敦一名黑色的士司机,早前也曾在Hailo登记。他欢迎新科技,并参与了一个类似项目,通过社交网站(Twitter)经营。不过,他对Hailo的不满日增,最终删除了Hailo应用程式。

Cudlip表示,Hailo没有为他带来更多生意。Hailo只能于早上在郊区提供数名乘客,在这段时间他并不介意向Hailo缴付10%所收车资。不过,在市区,使用Hailo没有多少好处,因为在街上很容易找到乘客,这时他便把Hailo关掉。只是在深夜生意淡薄时他才会开启Hailo。

他估计,Hailo只提供了10%的生意额,并说不少黑色的士司机也面对同样情况。他称,Hailo高估了的士业对转变的需求。在伦敦市区,的士经营效率很高,根本毋须新科技协助。Hailo只在市中心以外地区及深夜时分才能发挥明显作用。

照片:的士司机关闭Hailo应用程式。
的士司机关闭Hailo应用程式。

此外,Cudlip批评Hailo收费的方式。他说:「Hailo的收费由司机支付,乘客毋须缴付额外费用。因此,司机只在真正需要招揽生意时才会使用Hailo。他们真是打错算盘。」

由于不少的士司机删除或关闭了Hailo应用程式,乘客较难召唤的士,因此纷纷放弃使用Hailo服务。一名忿怒的乘客在社交网站上留言:「今早,在伦敦市中心根本没有Hailo的士」。另一名乘客则认为Hailo是最为差劲的应用程式,并指在街上召唤的士更为容易。

面对上述情况,Hailo不再只与持牌的士合作,并开拓私人出租车市场。该公司表示,别无他法,只有作多元化发展。该公司主席Ron Zeghibe表示:「我们没有理由退缩。当Hailo开始营运时,的士与私人出租车服务之间是单打独斗。现在情况已非这样简单。这是艰难时刻,需要作出艰难决定。换言之,我们必须做正确的事,并非作出受欢迎的措举。」

不过,Hailo或许为自己制造了更多问题。Hailo向小型出租车招手,已令持牌的士司机日渐疏远。至今,持牌的士仍是Hailo的业务基石,当越来越多的士司机与Cudlip一样关闭这个应用程式,Hailo的业务前景难以乐观。

在的士应用程式业,无论新旧业者都可从上述事件获取有用经验。虽然顾及乘客利益可以在短期内取得成功,但若不能令司机及监管机构满意,始终会窒碍长远发展。北京、上海及内地其他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经营者也可以从中借鉴。

特约记者 Robert Rea 伦敦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