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美国市场概况

主要经济指标

表:主要经济指标 (美国)
表:主要经济指标 (美国)

近期发展

  • 进口到美国的产品一般毋须申请进口许可证,但通常要征收进口税。美国对进口货款不设外汇管制。

  • 美国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Agreement)的创始成员国。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于2015年11月5日发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文本;12个签署国已于2016年2月正式签署协定,预期于2018年正式生效。不过,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月签署行政命令,正式退出该协定。

  • 美国是香港第二大出口市场。2017年首7个月,香港对美国的总出口增长1%至234亿美元,来自美国的进口总额也上升4%至152亿美元。

  • 2015年外商对美国的直接投资金额超过3,484亿美元,当中中国占8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的累计直接投资额,由2006年的12亿美元上升至2015年底的408亿美元。

  • 截至2015年底,美国是香港第七大直接外来投资来源地,随英属维尔京群岛、中国内地、开曼群岛、荷兰、百慕达及新加坡之后,累计直接投资总额为406亿美元(3,146亿港元)。与此同时,在2015年,美国是香港第七大直接投资目的地,香港对美国的累计直接投资总额为111亿美元(857亿港元)。

  • 美国总统于2011年颁布行政命令,推出「选择美国」(SelectUSA)投资计划,由政府跨部门合作推动,目的是鼓励、协助及促进本土和外国公司在美国投资,并加强协调美国商务部、所有联邦部门及与企业投资相关的机构的现有资源和职能;也与各州和地区的经济发展组织合作,推广美国整体商业环境的吸引力,协助美商保持竞争力和回流本土。

  • 美国为保持竞争力及首选营商地点的地位,推出不同层面的投资奖励措施,其中联邦政府奖励项目包括:生产节能电器税收减免、就业培训行政津贴、投资再生能源税收减免及向投资移民批出EB-5签证;此外,各个州政府实施的奖励计划有近2,000项之多。关于美国投资环境及相关法规的详情,请参阅「选择美国」(SelectUSA)网站。

  • 为促进两地之间的贸易和投资,香港与美国在2014年3月25日签订一项关于税项资料交换的协定,该协议已于2014年6月20日生效。此外,香港与美国签订的航运收入协议,已于1989年8月16日生效。

经济现况

美国经济增长动力保持强劲。虽然非住宅固定投资减少以及联邦政府开支下降,令2016年美国经济增长步伐减慢,但失业率下跌和薪酬上升等因素,却有助私人消费(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保持强劲。

与此同时,预期能源价格疲软、通胀温和、财政负累减少、家庭、企业和银行财务状况好转,以及房地产市道改善等因素仍会发挥作用,造就较佳的经济表现。

2017年8月,美国的失业率为4.4%,预料2018年将进一步下降。随着经济稳定复苏,更多迹象显示物价有良性的上升压力,截至8月份的12个月,包括所有项目的物价指数上升1.9%。

对外贸易方面,美元转弱,加上世界经济进一步稳定,美国出口料将受惠。不过,货币政策正在紧缩、特朗普政府面对不少国内外政治问题、飓风伊尔玛和哈维肆虐影响,以及朝鲜半岛等地缘政治局势持续紧张等因素,多少会令出口受干扰。总括而言,预料2017年美国经济增速将加快至2.1%,明年的增幅也会相若。

贸易政策发展

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其入世议定书容许其它世贸组织成员国在反倾销程序中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体,可使用第三国家的价格,评估中国货品是否以低于成本价出售,而此举一般会导致较高的反倾销税。议定书这部分条款已在2016年12月11日期满,但美国仍未将中国视为市场经济体,没有放宽对中国货品的反倾销税计算方法。

早前,美国商务部作出了一次具标志性的决定,明确显示美国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采取的贸易补救政策出现重大逆转。2007年3月30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初步裁定来自中国的铜版纸得到补贴。这宗个案中,虽然美国政府最终决定不开征反补贴税,但是该项调查本身意义重大,原因是20年来美国商务部一直奉行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产品征收反补贴税的政策,上述调查却逆转了这个方针,可说是一项具标志性的决策。其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来自中国的环焊碳素钢管进行反倾销及反补贴税调查,并于2008年6月20日公布最终裁决,确定上述产品存在倾销及补贴情况。这是20年来美国首次对中国产品发出反补贴税令,显示反补贴行动开始成为重要的工具,用以针对涉嫌接受补贴的中国内地产品。

2017年4月,美国贸易代表处发表「特别301」年度报告,评估100个贸易伙伴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和执法措施。报告继续把中国列入首要监察名单,特别指出长期存在和新出现的知识产权问题,包括强制性技术转让要求和知识产权执法存在结构性障碍,还有盗窃商业秘密、网上盗版猖獗以及盗版和假冒产品大量向全球市场出口等各类侵权活动。除中国外,列入首要监察名单的国家还有阿尔及利亚、阿根廷、智利、印度、印尼、科威特、俄罗斯、泰国、乌克兰和委内瑞拉。

美国贸易代表处于2017年8月18日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2(b)(1)(A)条,针对中国在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及创新等领域的行为、政策和举措展开「301调查」。该处已要求中国就调查涉及的问题进行双边协商,且一般会于调查展开日期起计12个月内(估计2018年8月17日前)裁定是否存在可被起诉的行为、政策或举措。假如裁决是肯定的,也须决定美国应采取甚么行动。

自9/11事件后,美国推行多个安全计划,包括在2002年1月出台的「货柜安全计划」(Container Security Initiative,简称CSI)。这项计划把美国的货柜检查程序推展至外国港口,藉此减低危险货柜对美国港口和城市带来的风险。目前,共有50个港口参与货柜安全计划,涵盖超过八成运往美国的货柜来源地。除了货柜检查,美国运输安全局也在2010年8月的限期前达到目标,检查所有由美国境内起飞客机运载至境内及境外目的地的货物。对百分百空运到美国的货物进行检查的法例规定,已于2012年12月3日生效。

另一项货物安全计划是自2001年11月起推行的「海关业界合力打击恐怖主义计划」(Customs-Trade Partnership Against Terrorism,简称C-TPAT)。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通过这项计划,要求美国公司采取妥善的货物安全措施。参与C-TPAT计划的公司,可获美国海关提供迅速清关的便利。因此,美国多家主要进口商已经参加这项计划,并要求海外供应商按照C-TPAT的规定采取相应措施。

高科技出口方面,美国工业与安全局于2007年6月制订「认可最终用户计划」(Validated End-User,简称VEU),以减少若干类出口的行政和物流障碍,便利民用产品贸易,对象是已经过筛选检查的中国内地公司。大约4个月后,工业与安全局公布初步名单,有5家内地公司获准参与该项计划,可以接收若干类从美国出口、转口及转移的受管制产品及技术。其后,一些议员及政府监察组织促请工业与安全局停止该项计划,他们忧虑一些敏感类产品会在未经联邦覆核的情况下出口到中国,流入中国军方手中。2009年1月底,工业与安全局宣布全面推行认可中国内地最终用户计划。截至2014年12月,共有12家认可内地公司及超过40所合资格设施参与该计划。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1月27日发表首份国情谘文,宣布推出国家出口振兴计划,目标是增加美国出口及创造新职位。这是美国首次推行的跨部门出口促进策略,并得到美国总统及其内阁高度重视。此外,奥巴马政府于2014年5月推出新的国家出口振兴计划(NEI/NEXT),这个以客户服务主导的新策略,是要协助美国公司接触更多海外市场,措施包括改善数据、提供具体出口机会资讯、与融资机构和服务提供者更紧密合作、与州及社区携手促进本地出口等。

美国总统于2011年颁布行政命令,推出「选择美国」(SelectUSA)投资计划,由政府跨部门合作推动,目的是鼓励、协助及促进本土和外国公司在美国投资,并加强协调商务部、所有联邦部门及与企业投资相关的机构的现有资源和职能;也与各州及地区的经济发展组织合作,推广美国整体商业环境的吸引力,协助美商保持竞争力和回流本土。

美国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创始成员国。2015年10月5日,12个成员国,即澳洲、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达成一项历史性协定,对几乎所有货物及服务的贸易实行自由化。美国贸易代表处于2015年11月5日发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文本,全文共30章,于2016年2月4日经成员国同意及签署。不过,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月签署行政命令,正式退出该协定。

贸易法规

进口到美国的产品一般毋须申请进口许可证,但通常要征收进口税。美国对进口货款不设外汇管制。

输入美国的货品通常按从价及/或从量税率评税。产品若来自享有正常贸易关系(NTR)或前称最惠国地位的地区,包括香港和中国内地,按常规税率评税。来自某些国家的产品,在美国普及特惠税制度(GSP)下享有特惠进口待遇。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对税则分类拥有最终决定权,以达到评定税率的目的。

美国严厉执行倾销法例。当美国商务部认为某类外来产品正以或有可能以低于公平价格售予美国的购买者,便会考虑展开反倾销税调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负责进行最终损害调查。假如裁定损害成立,商务部便会颁布税令。另一方面,美国也执行反补贴法例。当商务部认为某类外来产品获得外国政府补贴,便会考虑展开反补贴税调查。按照常规程序,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负责进行最终损害调查。假如裁定损害成立,商务部会就被调查的进口产品颁布税令。

进口产品一般都要以英文标示原产地,该标记必须持久及显眼易读。食品、化妆品、纺织品及服装、部分家庭用品和易燃织物须贴附额外标签。

某些进口产品必须得到美国有关当局的批准认可。例如,电器、气体设备及防火设备必须领有Underwriters' Laboratory 或ETL Testing Laboratories 签发的证书。

美国政府进行多项工作以提高进口消费品的安全性,包括于2008年8月正式实施《消费品安全改进法》,此举或会对玩具以及其它儿童产品构成额外的进口障碍。儿童产品生产商须于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公布适用的检测认证规则90天后,把产品送交第三方机构检验是否符合安全标准。

2011年1月,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在北京设立首个海外办事处,藉此进一步改善中国生产商以及出口商遵守美国产品安全标准的情况。《消费品安全改进法》于2011年5月再经修订,同年8月12日法案经签署成为法例,纳入若干重要修改。例如,法例包括一项条文,规定主要为12岁或以下儿童而设或供其使用的产品,铅含量不得超过百万分之一百。这项规定属于前瞻性而非回溯性,因此,新铅含量标准适用于在2011年8月14日或之后制造的产品,而不会影响库存产品或于当日上架的产品。另一方面,该项法例引入和「功能目的」有关的豁免条文,假如某类产品、物料或部件内的铅含量有其功能目的,即使超出铅含量上限,仍可获得豁免,条件是它们被放进口里或吞入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在合理可见情况下接触该等产品不会导致血铅水平上升。

美国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规定进口毛皮须提供特定文件。此外,在《毛皮产品标签法》中,以毛皮饰边的服装可豁免于标签规定,为堵塞这个漏洞,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0年12月18日签署通过《2010年毛皮真实资料标签法》,这项法例修订了《毛皮产品标签法》,规定所有采用毛皮的服装,不论价值多少,均须在标签列明毛皮含量。

香港与美国的贸易 [1]

美国是香港第二大出口市场,仅次于中国内地。香港对美国的出口总额于2016年下跌至415亿美元,2017年首7个月为234亿美元,微升1%。2017年首7个月,香港出口至美国的产品主要有电讯设备和零件(占整体13%),电脑(6%),珍珠、宝石及半宝石(6%),珠宝(5%),以织物缝制的服装(5%),供电路用的电力器具(4%),办公室机器/电脑的零件及配件(4%),电动机械及器具(4%),半导体及电子管(4%),以织物缝制的非针织女装或女童服装(4%),电力机械及零件(4%),玩具、游戏及运动用品(4%),钟表(3%),以及旅行用品及手袋(3%)。

另一方面,美国是香港第六大进口来源地。2016年,香港从美国进口的产品总额为265亿美元,下跌2%。2017年首7个月香港从美国的进口总额上升4%至152亿美元。2017年首7个月,香港从美国进口的产品主要包括电讯设备和零件(占整体16%),半导体及电子管(13%),珍珠、宝石及半宝石(9%),珠宝(6%),新鲜、冰鲜或冷藏肉类及食用杂碎(4%),新鲜或干的水果及硬壳果(不包括榨油用硬壳果)(4%),非电动引擎/马达及其零件(3%),量度、检查、分析及控制仪器及器具(3%),供电路用的电力器具(3%),以及艺术品、收藏品及古董(3%)。

表:香港与美国的贸易
表:香港与美国的贸易

美国在香港的经济活动

香港约有1,400家美国公司,主要经营贸易、银行、金融以及运输业务。截至2016年6月1日,美国公司在香港设立的区域总部有286家,区域办事处有480家。

美国是香港主要的直接外来投资来源地之一。香港最新官方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5年底,美国是香港第七大直接外来投资来源地,随英属维尔京群岛、中国内地、开曼群岛、荷兰、百慕达及新加坡之后,累计直接投资总额为406亿美元(3,146亿港元)。

美国多家主要银行、保险公司、运输公司及跨国企业都在香港营运业务,其中包括花旗集团、联邦快递、埃克森、万豪国际、微软、IBM、惠普、美国运通、3M、星巴克、Coach、新秀丽、Forever 21、Gap、J.Crew、InVue Security、Direxion Asia Ltd (DAL)、东西方置业顾问有限公司(East-West Property Advisors)、LuxTNT.com、PRA Global和Woodside Wine & Spirits。

香港在美国的投资涵盖多个范畴,包括酒店和制造业。截至2015年底,香港对美国的直接投资累计有111亿美元(857亿港元)。在美国设有据点或投资的港商包括半岛集团(酒店业)、东亚银行(银行业)、东方海外货柜航运和嘉里物流(物流业)、长江和记实业(能源、金融和投资业),以及李锦记和维他奶(食品和饮料生产业)。

美国人是在香港居住的主要外国人之一。2015年,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香港居住。


[1] 由于一般贸易数字并未包括离岸贸易,因此这些数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处理的出口业务。

资料提供 图片:陈永健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