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日本时装业不热衷于建立直接供应链

在最近举行的东京国际时尚汇展(Tokyo Fashion World),一些参展商表示,纵使建立直接供应链明显较具成本效益,但是许多日本服装进口商和分销商仍然非常乐意把采购和生产交给第三方中间商处理。

照片: 蒙古馆:中国失去制衣订单,蒙古欲分一杯羹。
蒙古馆:中国失去制衣订单,蒙古欲分一杯羹。
照片: 蒙古馆:中国失去制衣订单,蒙古欲分一杯羹。
蒙古馆:中国失去制衣订单,蒙古欲分一杯羹。

近年东京的时装展览业经历了重大转变。引发这些变化的,应该是在2014年创办、每年两度的东京国际时尚汇展。以前,由纤研新闻社主办的日本国际时装展(International Fashion Fair,简称IFF)一直占主导地位,而东京国际时尚汇展正是要向其挑战。过去3年,东京国际时尚汇展录得温和而稳定的增长。

今届东京国际时尚汇展似乎较为淡静,至少在展览会的第三天如是,这可能是受即将举行的IFF影响。今届IFF有一个新亮点,就是找来新伙伴,与美国大型服装及配饰展会Magic合作。不过,东京国际时尚汇展的主办机构仍然坚称,今届展览会的各项数字其实有所上升。

但有一点是无可置疑的,就是日本仍是一个非常具吸引力的时尚市场。今年4月份的东京国际时尚汇展,来自海外的参展商数目较以往多。总的来说,国际参展商的数目较去年4月展览会增加逾70%,占今年参展商总数约57%。其他值得留意的现象,就是多了小型制造商出席,他们的灵活性较大,可以进行小批量生产;此外,不少参展公司表示乐于提供代工生产服务,同时也在建立自己的品牌。

劳工成本增加,推使许多公司把生产转移到成本较低的地方。持续的价格压力,也促使一些品牌转攻较低档的市场,借以保持竞争力。至于顾客的人口特征方面,年龄仍是决定因素;与年轻一辈相比,年长的顾客一般更愿意也更有能力花更多钱。

论国家展馆的规模,印尼与蒙古展馆较为瞩目。这也许反映出由于中国内地制造业受工资上涨影响,这两个国家趁此机会进一步发展成为制造基地。值得注意的是,似乎很少日本进口商或分销商热衷于建立自己的直接供应链,他们宁愿把工作交给其他国家的中介商,包括中国企业。

来自中国内地的苏州格雷特沃国际有限公司,显然乐意充分利用这些机遇。该公司与孟加拉的制造业有密切联系,今次特意来到东京拓展代工生产业务。

该公司总裁Steven Zhang解释:「孟加拉的工人工资很低,具成本效益,因此我们选择在孟加拉设立生产基地。现时中国工人一般的月薪为700至800美元,但在孟加拉可能低至100美元。虽然工作效率稍低,可能只及中国内地的70%,但总的来说,孟加拉是一个非常具竞争力的劳工市场。」

由于中国成衣业需要与高科技行业和服务业竞争劳工,因而推高了工资,这迫使许多公司把生产线迁往劳工成本较低的地区。虽然这未能解释日本公司为何不建立自己的直接供应链,Zhang却提供了一些看法。

他说:「首先,日本公司派专家到海外的成本非常昂贵。此外,日本是全球第三大服装消费市场,所以日本的贸易公司觉得没有必要花钱派遣团队到外国,特别是一些不发达国家。

「不过,我们不会停止寻找更廉价的劳工市场。在孟加拉之后,我们现正考虑到埃塞俄比亚设立生产线。目前已经有一些中国公司到埃塞俄比亚投资,但至今仍未有任何实质回报。」

照片: 短暂流行的古怪时装。
短暂流行的古怪时装。
照片: 短暂流行的古怪时装。
短暂流行的古怪时装。
照片: 高档手袋的销售对象是富裕长者。
高档手袋的销售对象是富裕长者。
照片: 高档手袋的销售对象是富裕长者。
高档手袋的销售对象是富裕长者。

除了价格压力持续把生产基地推到日益偏远的异国地方外,另一个趋势是渐多采用较细规模的工厂,包括日本、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小型生产商。这主要是因为日本零售商力图避免简单地复制款式,以及不想供应太多大众化的产品。

另一家总部设于苏州的公司也顺应这个趋势,采用规模较细的工厂。首次参加东京国际时尚汇展的苏州Fuhaku 进出口公司希望扩展其代工生产业务。该公司销售经理Zhu Nannan指出,他们与中国内地多家小型工厂合作。这些工厂大部分由于规模太小而没有条件自行参加商贸展会。

她说:「我们倾向与小型工厂合作。他们不会直接到日本来找生意,因为涉及的成本不成比例,所以我们便有用武之地。一般来说,日本服装的订单批量不大,不适合找专门大量生产的制造商。

「小型工厂一般没有那么多规章制度,限制较少,所以更具灵活性,往往可以更迅速回应客户的要求。」

但对这些提供代工生产的制造商而言,客户眼中的优点,反而一直成为他们的忧虑。许多觉得,市场突然出现的变化,令他们很易受到损害,而且亦过于依赖品牌持有者。因此,有不少这类供应商已开始创建自己的品牌,以缓冲代工生产业务难以预测的风险。

在日本的代工生产市场,台湾的MayMayTex算是一名老将。该公司已推出自己的运动休闲服品牌;衣服的物料柔软有弹性,零售价为30至50美元,销售对象是喜欢做温和运动的各个年龄层女士,亦可作为家居服。不过,设计方面,则采用较鲜艳的颜色,款式也较为性感,似乎比较适合年轻女士。

另一家创立自己品牌的台湾公司是Cosda Enterprise Company。该公司在代工生产内衣方面经验丰富;现在已成立一家附属公司Le Brode,推出自己的女装品牌。

公司总裁Bobby Chen说:「全靠我们过往长时间投入内衣的生产,让我们在刺绣方面某程度上成为了专家,有能力创造一个品牌,发挥我们的强项。

「过去,我们为华歌尔(Wacoal)、黛安芬(Triumph)和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 Secret)做代工生产。所以我们决定利用累积下来的技术,特别是创作丰富刺绣纹理的能力,创造一系列的外衣。重要的是,我们的品牌属于另一个范畴,所以不会与我们代工生产的角色有所冲突。

「当我们只是做代工生产的时候,我们不能促销自己的产品。所以,就算我们有大量不同系列的产品在手,如果没有客户感兴趣,我们还是没有订单。现在我们决定制造成衣,自行营销。这样可以让我们推动自己的业务,而不须等待第三方的眷顾。」

该公司的专有系列,特色是深色、优雅和纹理丰富。销售目标主要是30至55岁的成熟女士。产品零售价约为250至500美元;这价位在日本属于中档市场。

Abiste是销售手袋、配饰及人造首饰的日本零售商,在当地有170家专门店,销售对象是年纪较长的女士。今年该公司展示一系列来自佛罗伦萨的Michelangelo品牌手袋,售价从大约1,500美元起跳。Abiste大部分店铺位于酒店大堂,目标是日本市场一些有能力挥霍的顾客群。

该公司产品策划及采购部人员Makiko Ishii介绍他们的策略说:「我们基本上把焦点放在年长一代的消费者。年轻一代缺乏资金,他们倾向于少买一点东西。

「相反,较富裕的年长女士会到酒店吃个午饭,然后在大堂的精品店购物。她们喜欢买一些可以让她们增添光彩的东西,这正是我们的市场。」

照片: Abiste的目标是日本市场中有能力挥霍的顾客群。
Abiste的目标是日本市场中有能力挥霍的顾客群。
照片: Abiste的目标是日本市场中有能力挥霍的顾客群。
Abiste的目标是日本市场中有能力挥霍的顾客群。

东京国际时尚汇展在2017年4月5至7日于东京国际展示场(Tokyo Big Sight)举行,参观者达21,034人次。

特约记者 Marius Gombrich 东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